1. <dd id="v93tu"><track id="v93tu"><video id="v93tu"></video></track></dd>
      <li id="v93tu"><acronym id="v93tu"></acronym></li>

      首頁>作家作品>新作推薦

      吳克敬新作《扶風傳》出版發行丨重游古周原,隨“風”入扶風

      文章來源:陜西作家網發表時間:2023-11-13

        【編者按】

        近日,陜西作家吳克敬新書《扶風傳》出版發行?!斗鲲L傳》全書共三十四篇,各篇以《詩經》入題,以扶風本地代表性人物為主要素材,通過“風先生”這一典型形象,對不同歷史時期扶風的人物、事物和相關故事進行講述。全書用詩化的語言描繪了一幅從古至今生活于古周原上的人們成長奮進的壯闊圖景,其間夾雜著對歷史典故的旁征博引、對民間習俗的生動講述、對詩經含義的另類解讀。文字通俗易懂,形式新穎有趣,兼具知識性、趣味性和文學性,勾勒出一方生動的周原、一個鮮活的扶風。

        “我把我的靈魂與故鄉緊緊地捆綁在一起?!?/p>

        今日,“文學陝軍”邀您共讀《扶風傳》后記——《風先生》。

      欲知古今事,須問書中人。

      且隨風先生,翩然入扶風。

      風先生

      吳克敬

        習習谷風,維風及頹。

        將恐將懼,寘予于懷。

        將安將樂,棄予如遺。

      ——《詩經·小雅·谷風》節選

        世無天才,更無長生不老者,但風先生是。

        出生在扶風縣北喬山腳下的我,奇怪自己起小的時候,不知是何道理,即知會了風先生的存在。他老人家鶴發童顏,精神矍鑠,既風行在冰冷的歷史長河中,又傲首在火熱的現實生活里。我追風而生,想要拜在風先生的膝下,做他的學生,可他又是那么讓人難以捉摸,以風的姿態,說風的話語,做風的事情,使我對他敬而畏之,雖然想要親近他,卻又不能不背對他,甚至棄他而去,躲到我能躲的地方,似學舌西府的口譜一般,編派他了呢。

        風先生,風先生,

        來時一陣風,去時一陣風;

        嘮嘮叨叨煩死人,

        纏纏綿綿都是風。

        ……

        我雖然編派著風先生,卻沒有一點不尊重,甚或貶低。我曉得神行天地間的風先生,沒人奈何得了他,愿意不愿意,高興不高興,他要給你說什么,你就只有聽的份兒了。像我手握筆頭,正在筆記本上落墨著這篇短章時,風先生就把他的嘴巴貼在我的耳朵邊,這么說了呢。他說:“智慧性的思考是種財富,唯有思考才會使人杰出,并反思錯誤,且在反思中成就?!彼终f:“思考更是一種天賦,而獨具天賦的人往往善于獨立思考?!彼€說:“格局表明一個人的眼光是否長遠、心胸是否寬廣。這是更深層次的思考了呢。識得自己的能力,放大自己的能量,成就自己的成就……”風先生的話說得我一愣一愣的,當下就吸引住了我,是還想再聽他說的哩,他卻閉嘴不說了。我能怎么樣呢?就只有緊跟著他,亦步亦趨,他走一步,我走一步,地老天荒,不離不棄,哪怕回頭逆行也在所不辭。

        《詩經·谷風》就在我緊跟風先生的日子里,于一個風和日麗的春天,被他抑揚頓挫地誦念出來了:

        習習谷風,維風及雨。將恐將懼,維予與女。將安將樂,女轉棄予。

        習習谷風,維風及頹。將恐將懼,寘予于懷。將安將樂,棄予如遺。

        習習谷風,維山崔嵬。無草不死,無木不萎。忘我大德,思我小怨。

        從《詩經》里走來的風先生,熟悉《詩經》里的每一首詩歌,他誦念出一首來,如果興頭不減,是還要誦念出另一首來的。果然,《詩經·北風》被他相跟著又誦念出來了: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荻梦?,攜手同行。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其喈,雨雪其霏?;荻梦?,攜手同歸。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荻梦?,攜手同車。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詩三百,有太多關于“風”的描述與刻畫。風先生沉浸其中,有他人所不可及的體會與感受。他深得風的滋養,深受風的啟發,深感風的情懷,當然也深知風的凜冽、風的冷峻、風的蠻不講理……他就是風,脫胎于《詩經》,活躍于煙火人世,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在古周原上,與周人的祖先們相濡以沫、休戚與共。他親歷了古周原上發生過的一切,他既先知先覺,而又后知后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把他活成個使人敬畏的風老先生了!

        如果風先生允許,我愿意自己生出一雙翅膀來,以他為依托,扶風而起,向著九天振翮飛翔……我如此幻想著時,風先生以他特有的方式,撕扯著我的耳朵,給我說了哩。他說:“你樹堂扶風,在你的扶風堂里,不是已經墨書了你所向往的那樣一個境界嗎?”

        風先生的提醒使我汗顏,但我要如風先生提醒的那樣,把我為自己作的《扶風堂記》,一字不落地羅列出來,接受朋友們的指教了。

        翮之者,巨鳥翅膀也。傳說大翮扶搖,天為之遮,地為之蔽,直上云霄九萬里,是謂神鳥。扶風者,地望名也,肇始于漢,制縣于唐,扶助京師,以行風化。大翮扶風,楷模寰宇,詩意神州,周家天子采風集《詩經》,漢高祖劉邦撫劍唱《大風》,李太白騷論扶風豪士,蘇東坡長歌鳳飛扶風。鐘鳴鼓樂,阿彌陀佛,釋迦佛指法門寺;風物長存,風氣長揚,班馬耿竇文武功。蕩蕩乎,長河無風不風流;巍巍乎,長天無風不豪情。風是美酒,風是力量;風推仁心,風范義氣;風昭禮樂,風揚智信。風是萬物之魂,風是宇宙之魄。我心念扶風,風懷扶風,傲然扶風,樹堂扶風,生作扶風烈士,死為扶風忠魂。

        因為風先生的提醒,我在斗膽照錄舊作《扶風堂記》時,感覺我捉在手里的筆桿兒,似乎亦不能脫離風先生的操控,我落墨點點,他言語聲聲,我成了他的傳聲筒,不折不扣,落墨出來的文字,也是他的心聲哩。

        我開心風先生對于我的關愛,脫口而出,不禁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說:“扶風有個——風先生!”說出這句話時,我與十多位全國很有影響力的作家朋友,在當時的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陪同下,進到古周原上的周原博物館。大家興致勃勃地鉆進館室里參觀去了,我與部長,還有一位同鄉的女孩兒,因為館室里的文物已看了多次,就等在館室外的一片小平臺上,聊著家鄉的事,三皇五帝,針頭線腦。

        正聊著,我抬頭看向博物館的屋頂,發現仿真遠古茅草的屋頂上,一排溜垂在屋檐下的草絮受到風的鼓舞,不疾不徐、不停不歇地輕輕搖擺。我不禁敏感起來,敏感那可是風先生伸給我的手?因此,我努力地去拉他的手,可我卻怎么努力都拉不住。近在咫尺的他,仿佛一位精通隱身術的魔術師一樣,忽然就不見了蹤影。我是失望了呢,但就在我失望著時,他又會攆著來。而他來時的姿態,或是呼嘯著翻山越嶺,揚沙飛土,弄得我灰頭土臉;或是踏浪蹈云,雨雪交加,弄得我一頭霧水……風先生神秘莫測,我一個凡夫俗子只有望其項背、察言觀色,與他為友了。

        總而言之,風先生在許多時候,還是非常善解人意的,一副不氣不惱的樣子,使人要風時來風,要雨時來雨。在他無微不至的撫慰下,人們愜意幸福地生活著。

        我愛風先生,不論他對我如何,待見不待見,親切不親切,我都保證自己緊隨他的左右,做他最忠誠的一個信徒……我自覺做得還是可以的哩,但在我的一次夢境里,他一副煩不勝煩的模樣,看著我,像是還要考驗我似的,給我指出了一條做他信徒的路徑。

        風先生說:“想要我接受你,做我的信徒,你就一定得研究我,知道我是誰?!?/p>

        風先生說著笑了,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了個不亦樂乎。

        笑著的風先生還說:“我是誰呀?”

        夢境里的風先生啊,他發白如雪,長髯飄飄,和藹極了,是我在紛繁復雜的現實生活里想要遇見卻從沒見到過的一位老人。風先生仁愛智慧,德高望重,仿佛孔老圣人見識了老子后給他的弟子說的那樣:“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罔,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矰。至于龍,吾不能知其乘風云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孔子見老子,視老子猶龍,風先生對于我來說,也就如圖騰中華文明的龍一般,是一種精神性和靈魂性的存在。

        精神性、靈魂性存在的風,毫無疑問,首先該是一種物質的存在。物質的風,研究者搞得是很清楚了呢。而我的閱讀也給了我這方面的積累,知曉存在于自然界中的風,在不同的地域,在不同的季節里,都有其各不相同的形態。

        去到沿海的地方看吧,那里白天時的海風,到了晚上又可能幻變成陸風哩。而在山地之中,學術上稱謂的山谷風,所能依憑的就是太陽的光照了。白天時陽光照射在山坡上,使得貼近山坡的空氣溫度不斷升高,熱空氣順著山坡持續爬升,從而騰出一定的空間,就由冷空氣來補充。周而復始的山谷風,就永遠只能是山谷風。這樣的風,也許有其規律可循,也許完全沒有規律,但那是不可怕的,更無害處,讓人莫不習慣性地享受著。但若是風突然地變化著,變得暴烈起來,兜頭來場大的臺風,或是颶風、龍卷風,那可就不好了,不僅讓人頭痛,而且會使人折財受害。

        那么精神性、靈魂性的風呢,與自然的風則大不相同。

        掛在人們嘴邊的就有風化、風華、風情、風氣、風尚、風俗、風物、風度、風味、風習、風流、風騷、風月、風謠、風雅、風骨……以至無窮,一一羅列出來不知道會是怎樣一種大觀。但是回頭來看,還就是脫胎了風先生的《詩經》,雖然也“雅”也“頌”,但都難抵“風”的風頭。風獨占鰲頭,邶風、衛風、王風、鄭風、齊風、魏風、唐風、秦風、陳風、檜風、曹風等,不一而足,統納在“國風”之中,大而觀之,可說是華夏文明最早的文學記憶呢!

        驕傲我生長的地方,先天地帶著個“風”字,“扶風”——九州之內宏闊大氣的一個縣名。

        原來的我沒有這樣的驕傲,是結識風先生以來,他告訴我的。風先生利用一切機會,給我灌輸著“風”的種種跡象和形態時,很有點兒過來人的傷感。他對我說了呢,他說:“你既然認我是風先生,我也就不客氣了,攤明了給你說哩,我風先生是有那么些年齡了,究竟有多老呢?我可是都不記得了呢!不過,老與不老,對我風先生是沒有關系的,我原來怎么存在,今后還會怎么存在,我是老而不死的!而且還將老而彌堅,老而彌強,老而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記憶自己想要記憶的人?!?/p>

        什么是風先生感興趣而想做的事?什么是風先生有興趣想要記憶的人?

        我揣摩著風先生的心思,不敢說我能做個讓他記憶的人,但我斗膽與他商量了哩。商量著我做他的助手,完成一本書的寫作。我的坦誠,我的決心,使我與風先生商量著向他建議出來時,他沒有驚訝我的冒昧,也沒有嫌棄我的魯莽,而是伸手輕拂著我的心扉,用他溫熱的嘴巴咬著我的耳垂,給我語重心長地說了。

        風先生說:“《扶風傳》是部好書!”

        風先生說:“你大膽地做吧,我支持你?!?/p>

        風先生說:“有些不能忘的事、不能忘的人,正好活在你的書寫里?!?/p>

      選自吳克敬《扶風傳》

        作家簡介 

        吳克敬,陜西扶風人,畢業于西北大學中文系,碩士學位?,F任陜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協會主席,中國書畫院副院長、陜西書畫院院長。曾獲魯迅文學獎、冰心散文獎、柳青文學獎等獎項?!缎邼贰洞蟪蟆贰独质帧贰恶R背上的電影》四部作品改編成電影,其中《羞澀》獲美國雪城國際電影節最佳攝影獎。長篇小說《初婚》改編的同名電視劇曾在全國熱播。 

      書記信箱 陜西省作協
      微信公眾號
      欧美BBBWBBBW肥妇,被喂春药蹂躏的欲仙欲死视频,大爆乳双腿张开自慰喷水漫画,女同学小粉嫩夹住好舒服视频
      1. <dd id="v93tu"><track id="v93tu"><video id="v93tu"></video></track></dd>
          <li id="v93tu"><acronym id="v93tu"></acronym></li>